霍芬海姆gustavo
關注我們:
  • 銷售熱線:020-87538587
  • 合作加盟:020-87509399
  • 售后服務:020-87540332(10線)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掛證”為何屢禁不止?這篇文章說出了49萬藥店的心聲

發布時間:2019-05-21點擊量:108

     5月6日,云南人事考試網公布了此前對2018年執業藥師資格考試云南考區部分考生成績處理的公告,取消了當前年度全部科目考試成績。

     今年以來,執業藥師群體從沒有受到過如此高度關注的目光,不過是讓藥店感到尷尬的方式。

     央視的“3·15”晚會曝光藥店執業藥師“掛證”現象后,各地媒體爭相報道,國家藥監局很快做出反應,決定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為期6個月的藥品零售企業執業藥師“掛證”行為整治活動。

      大眾媒體聚焦了藥店“掛證”的違規行為,卻忽略了問題產生的根源——服務于藥店的執業藥師數量不足——供需失衡。最近的一次全國執業藥師資格考試通過率創下新低,3月18日由國家藥監局和人力資源保障部聯合印發的《執業藥師職業資格制度規定》和《執業藥師職業資格考試實施辦法》提高了報考門檻——將最低學歷要求從中專調整為大專,并適當提高相關專業考生從事藥學(中藥學)崗位的工作年限(在以往的執業藥師考試中,大中專學歷考生約占總報考人數的85%)。

      隨著分級分類管理將在全國推廣實施,執業藥師數量不足的矛盾也將更加突出,而被藥店寄予希望的遠程審方和藥監、衛生系統對執業藥師的資格互認,還處在嘗試與探討階段,因此,執業藥師數量不足問題仍是今后困擾藥店發展的“瓶頸”。



執業藥師數量缺口有多大?

      截至今年2月,全國執業藥師注冊人數為475073人,平均每1萬人口擁有執業藥師3.4人。注冊于社會藥房的執業藥師為425212人,占注冊總數的89.4%。商務部《2017年藥品流通行業運行統計分析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末,全國藥店數量為453738家,這意味著達不到GSP要求的門店至少配備1名執業藥師的要求。

       從數量總體上看是如此,實際配置情況如何?據國家藥監局執業藥師資格認證中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配置率達到1:1以上(含1:1)的有江蘇、浙江、吉林、湖南、遼寧、山西、北京等18個省市,其中上海的配置率最高,為1:1.75;在1:1以下的有廣西、廣東、山東、四川、寧夏、重慶、江西、貴州、青海等13個省市,其中云南的配置率最低,為1:0.54。

       具體到藥店,呈現的情況又不同。如河北的執業藥師配置率為1:1.12。但據記者了解,河北某知名大藥房執業藥師配置率是公認最高的,但其執業藥師在職在崗數只達到80%,而河北許多縣域及以下的連鎖藥店執業藥師在職在崗數都不到20%。又以廣東為例,執業藥師的配置率為1:0.95,不過記者通過走訪了解到,中山的中智和深圳的萬澤都超過了1:1。

      在缺口最嚴重的云南、青海、貴州、黑龍江等省份和自治區,缺口之大非短時期內可以解決。以貴州為例,該省共有14352家門店,注冊在貴州零售藥店的執業藥師為3924人,缺口10428人。雖然貴州駐店藥師資格可以延長,但有效期是到2020年前。

      執業藥師配置率在1:1以下的地區,分為兩種情形,一種經濟較發達、并購較充分,如兩廣和山東;另一種是經濟相對欠發達、較少或沒有并購,如寧夏、青海等。配置率低于1:1,不代表執業藥師數量少。以廣東為例,截至2018年12月底,廣東執業藥師人數為84971人,注冊人數為49886人,其中注冊到社會藥房的人數為45496人。而目前廣東有55000多家藥店,原本就存在一定的缺口,去年4月份實施分級分類管理制度后,如果藥店不想失去經營中藥飲片的資格,就必須爭取成為三類藥店,按相關要求增加1名執業中藥師或中藥師。

       去年11月,商務部發布《全國零售藥店分類分級管理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規定二類藥店配備至少1名執業藥師(經營范圍包括“中藥飲片”的還應配備至少1名執業中藥師),三類零售藥店至少配備2名執業藥師(經營范圍包括“中藥飲片”的還應配備至少1名執業中藥師),并且到2020年要在全國大部分省市零售藥店基本建立分類分級管理制度。不難想象,隨著該制度在全國的實施,執業藥師數量不足的矛盾將更加突出。


為何出現“掛證”現象?

       3月19日,國家藥監局發布通知: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為期6個月的藥品零售企業執業藥師“掛證”行為整治,凡檢查發現藥店存在“掛證”的,按嚴重違反《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情形,撤銷其《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證書》,同時要求所有注冊在藥品零售企業的執業藥師開展自查,凡是存在“掛證”行為、不能在崗服務的執業藥師,立即改正或于2019年4月30日前主動申請注銷《執業藥師注冊證》。

      對此,有藥店老總認為,藥店的“掛證”是歷史遺留問題,不應“一刀切”,應根據實際情況給予過渡期,或采用其他方法解決,如“遠程審方”。

      之所以說“掛證”是歷史遺留問題,一是開辦藥店審批放開后,民營藥店的數量迎來了爆發式的增長,如2006年~2009年平均每年增加2萬家藥店左右。二是執業藥師資格考試的通過率低,如2018年的通過率為14.1%,執業藥師的數量沒有相應增加。

      雖然2013年修訂的《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規定藥店必須配備執業藥師,不過考慮到各地的實際情況,設置了過渡期——從2016年1月1日起,所有藥品經營企業無論其《藥品經營許可證》和《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證書》是否到期,凡不符合新修訂藥品GSP要求的,不得繼續從事藥品經營活動。

     為了達到GSP和分類分級管理的要求,藥店采取了鼓勵員工報考、提升執業藥師待遇、加大招聘力度等措施來增加執業藥師的數量,但收效不大。據原國家食藥監總局官網發布《2016年度食品藥品監管統計年報》顯示,截至2016年11月底,全國藥店數量為457034家,而同期全國執業藥師的注冊人數為335355人,其中注冊到社會藥店和醫療機構的執業藥師為296695人。

       由于藥品流通領域的藥師由藥監部門負責管理,實行執業資格準入制,而醫療機構的藥師由衛健部門管理,實行專業技術職務任職資格制,兩者沒有形成互認的流通機制,無法形成人才的良性流動。

     當前,藥店的并購正在下沉,廣大鄉鎮成為重點拓展目標,然而一個現實的問題擺在面前:在這些地區開辦新店很難招到執業藥師,而這些地區小連鎖和單體藥店也難以達到相關配置要求。

      提高市場占有率不斷“擴軍”是藥店的主旋律,藥店為了達到相關的政策要求,“掛證”需求由此而生。曾有執業藥師告訴記者,他“掛證”到某藥店,需要做的就是在開業和日后監管部門檢查時到場,藥店每個月付給他一筆可觀的報酬——這也是許多人報考執業藥師的主要動力之一。

      讓執業藥師“掛證”比聘用執業藥師的成本低得多。假如一名在職藥店執業藥師月薪4000元,不算年終獎和社保,一年下來藥店需要支出48000元,而“掛證”的成本費用一年在10000元左右,因此,不難理解為什么有不少的藥店出此下策。


怎樣發揮執業藥師作用?

     不容置疑,隨著時間的推移,藥店的“掛證”現象終有一天會消失,但真正解決問題還要追根溯源。業內有觀點認為:應該把藥店至少區分為兩類,一類是不經營處方藥的零售藥店,可以不要求其配備執業藥師;另一類是經營處方藥的社會藥房,則必須要求其按日審核的處方量多少配備足量的執業藥師。

      一直以來,執業藥師在門店都是充當營業員的角色,正如中國藥科大學國家執業藥師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康震所指出:“目前企業對藥師的崗位定位有些問題,跟營業員沒兩樣,績效考核與銷售額掛指標。”如果不改變這種現狀,即使滿足了執業藥師的數量要求,也只是達到了形式上的要求。

       一心堂總裁趙飚認為,不能從單一維度地去追求執業藥師數量的滿足,把執業藥師的功能真正發揮出來才是問題的核心所在。在基礎教育都沒有達到要求的時候,強制的要求其實是拔苗助長,最終考出了一批會考試的藥師,而實際的藥學管理和藥事服務則很難滿足需求。他建議,首先要對整個中國的藥師及預備藥師資源進行系統分析,制定正確的目標,明確在每一個階段達成什么樣的目標。比如,整合醫院藥師資源,制定各個省的執業藥師發展與培訓目標;城市店、鄉鎮店的目標應有差異,等等。

      在趙飚看來,執業藥師體系發展是一項龐大的系統工程,一定要有周密、清楚并可執行的計劃,要系統性地管理整個計劃的過程,每項計劃應該分解到各地的藥監管理部門,有明確的計劃內容、完成時間及責任人,這樣才能有效推進整個項目的完成。

     由于執業藥師不可能24小時在崗,對此成都泉源堂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夏軍提出,可以由行業協會牽頭,成立集中藥學中心,由專業藥師為百姓進行用藥問題的解答。

     “允許遠程審方”是許多藥店老總認可的方法,如對連鎖藥店執業藥師實行“總部注冊,遠程審方”不失為一種理想的解決方案,其好處是既可保障人民群眾用藥安全,降低企業的用人成本,又可緩解監管部門的監管壓力。如河北省藥監局已下發《關于鼓勵藥品零售連鎖企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允許執業藥師注冊到連鎖總部。

      有不少藥店老總則希望藥監、衛健部門共同建立執業藥師的執業資格與技術職稱互認體系,并鼓勵醫療機構的藥師多點執業,流動到藥店開展藥學服務。藥店也提供優越的條件,吸引醫療機構的執業藥師到藥店工作,以緩解執業藥師數量不足的問題。

     讓業內看到希望的是,國家藥監局和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于3月5日聯合發布的《關于印發執業藥師職業資格制度規定和執業藥師職業資格考試實施辦法的通知》中規定“專業技術人員取得執業藥師職格,可認定其具備主管藥師或主管中藥師職稱,并可作為申報高一級職稱的條件。”

    但如何才能讓執業藥師發揮應有的作用,在為顧客提供專業的藥學服務的同時,也可為藥店帶來經濟效益,這不是一道容易解決的難題。

                                                                           來源:本文轉自廣東省醫藥零售行業協會

推薦新聞/ Recommended news

霍芬海姆gustavo 新时时彩群 19092足彩推荐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江西十一选五全天精准计划 大透乐走势图片 炸金花app哪个好 天津时时多少期 澳洲幸运快乐8是真的吗 pk记录号码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奖查询 白山在线棋牌游戏 时时宝典老版本4.2.0 群英会顺一遗漏查询 江西时时开奖直播网